未分类 

丝瓜视频app下载

“不负责那只有死!我们宗主的女儿岂容他人玷污!”

“来呀!真以为小爷怕了你们啊!之前不和你们过多计较,现在倒抓住不放,今日让你们看看书生一剑的厉害。”黄皇猛拍一下桌子站了起来。

“什么?你说什么?你说自己是书生一剑?别他么搞笑了好不好?此乃是老子今年听到最好笑的笑话。”带头者被逗笑了,以及身后的众人。

书生一剑的名号在韩阳天域很大,最少在四大区域之一的凌岩区域很大,也属上层人物。据说书生一剑乃灵圣级别高手,具体到了哪一步无人得知。

因为和他交过手的人部死了,无一活口。之所以叫书生一剑,乃因为他杀人只需要一剑,没有多余的招式。

曾经和他对战的一位灵圣级别高手,被他一剑斩杀,从而判断他是灵圣级,最少也要灵圣中阶。

至于他具体长什么模样,也不得而知,无人知晓。

可是今日黄皇说他乃书生一剑,多少有些不相信,就连东方白也认为他在吹牛。

这个自带霉运的书生会是书生一剑?想多了!绝逼不可能!

不说其他,仅仅昨晚千金坊的几百人就是一顿跑,所以他是书生一剑的可能性几乎不存在,太想当然了。

……

“怎么?我乃书生一剑值得你们这么嘲笑么?或者书生一剑本来就是个笑话?”黄皇突然阴森道。

淡淡的初恋甜甜的吻

“不!书生一剑不是笑话,而你却是个笑话,被我们追了数千里,换做书生一剑岂会如此狼狈,说出去你就个脑残,还冒充书生一剑,我呸!”

“就是,长老说得好,哈哈哈……!”

“既然你们不信,小爷便让你们瞧瞧。”黄皇抽出背后长剑,剑已出鞘便知是把宝剑。

剑锋凌厉,势气逼人,隐隐有丝血气,想必常年在鲜血中侵蚀才出现这一抹洗不掉的血色。长剑呈现弯曲,好似一条灵动的长蛇,十分诡异。剑柄前段一个惟妙惟肖的蛇头,嘴巴张开,便是剑身。

“你们准备好送死了吗?”黄皇高傲开口道。

“吓唬谁啊,上!”带头者招呼手下的同时,他自己也飞身而去。

“呵呵!不自量力!”书生右脚一蹬,身体快速前去,只是这速度快到了惊人地步,难以想象。

剑光一闪,耀人眼目,使人睁不开眼眸。

“啊!”

“嗤!”

“额!”

一剑之下,来者所有人部身死,伤口均在喉咙之处,丝毫不差,没有偏差。

好厉害!东方白震惊了,不仅一剑杀人,而且他没看清招式,没看到他如何出招。

仅凭这一点,足够引起他的震惊与重视!

他果然是一剑书生,不然岂会达到如此程度!

可怕!没想到犹如一个泼皮无赖之人居然是鼎鼎大名的书生一剑!

……

“妈的!真当老子好欺负,搞死你们分分钟的事情,竟然不知死活追赶。”黄皇痞子一般吐了一口唾沫,行为真不像一代高手……

随之转过身,又重新走到酒馆桌上,一屁股坐下,“继续喝酒。”

“没想到你真是书生一剑,令本少很是惊讶。”东方白苦笑一声,端起酒碗同喝了一口。

“咋了?因为我是书生一剑就对我有畏惧感了?”

“没有!本少还从未怕过任何人,以前没有,以后也不会有,只是有点不敢相信而已。”

“没有就好,管那么多干什么,喝喝喝!”

“来吧!”

一碗酒尽,黄皇拿起一颗花生米随意扔在口中,“现在不嫌弃我霉运连连了吧?跟我一起上路最少安保证了。”

“本少一样嫌弃,安不安的我又不惹事,也没什么仇家。跟着你倒是一路别想肃静,烦的很。”东方白依旧一副不耐烦的样子。

“喂喂喂,老子可是一剑书生,大名鼎鼎。”

“那又咋了,本少用不到你,更求不到你,反而带来不少麻烦。”

“好好好,不跟你理论了,喝!”

两人大吃二喝,喝的那叫一个痛快,谁也不多问什么,唯有酒中。

此时天上下起了蒙蒙细雨,微风吹过,小雨倾斜,好不自在。

应对酒馆轻酌的两人,风景秀丽,形成一副美好画面,诗情画意。

……

两人喝完酒继续赶路,书生一剑的名头很大,亦很响亮。但个人本性依旧如此,浪荡不羁,无拘无束。

在外人看来像个小流氓,吊儿郎当,但在东方白眼里他很洒脱,很随性。

世人笑我太疯癫,我笑他人看不穿。

正是如此!

他和东方白的性格,处世之道很相像,或许这也是他俩能一起赶路的原因。

以后说不定还能成为朋友,成为知己!

……

北战区域越来越近,还好从利剑门的事情之后消停了三天。这三天之中没有再发生什么事,不然东方白绝对骂娘。

两人一天两顿喝,中午喝完晚上继续,小日子那叫一个潇洒,赶路绝对不慌,不知道两人玩性这么大。

晚上!

“喂!东方兄弟,你去北战区域所为何事啊。”两人又坐在一个酒楼,喝起了酒。

“事情不大,基本想去历练一番!听说北战区域是最乱的,也是强者林立的地方。”东方白说的这些只是其一罢了,最重要是万兽宫。

“北战确实乱,这一点在天域是公认的,无可争辩!二阁,四教都在那里,包括一个万兽宫,加上一些无门无派的高手,乱成一锅粥也不为过。”黄皇一一道来“别小看一些无门无派之人,他们才是主力军,人数也是最多的。”

“这一点我同意!就像一个朝廷,一个国家,哪怕朝廷再怎么厉害,军队人数再多,普通百姓才是为数最多的。”

“没错!所以啊,到了北战,咱俩还是在一起不要分开的好。不找事不代表没有麻烦,老老实实不一定没人想害你,人心复杂,大奸大恶之人比比皆是。”黄皇猛喝一口酒道,说的极为在理。

“黄兄,你去北战何事?”

“瞎混呗,在凌岩区域待够了,想换个地方闯闯。”

Related posts