未分类 

盘他s直播

四大帝国此次来访,可谓是准备充分,就是要看看,北冥帝国,到底还有当年多少的底蕴留下来。

若是没有,只怕,虎视眈眈的四大帝国,便是会对北冥帝国动手。

一旦四大帝国联手,那北冥帝国别说喘息发展,就是自保,都是极其困难。

这并不是一次简单的比试。

所以北冥帝国,必须胜。

而且要漂漂亮亮的胜,让四大邻邦帝国,不话可说。

“冥雍陛下,不知道还需要等待多久,这位贵客,到底来自何方?”

那天狼帝国的天狼将军,此刻开口笑道:“难不成,我们四大帝国的客人,都在这里等上一天不成?”

“来了!”

冥雍皇帝看向前方。

一道身影,此刻在冥羽的陪同下,踱步而来,身边,两位佳人相随。

正是秦尘!

清纯美女着旗袍灯光下写真

可是此刻,四国上人,却是一个个目瞪口呆。

冥雍皇帝所说的贵客,就是这个少年?

那赤如火此刻也是微微一怔。

这少年,就是昨日在圣雀酒楼内遇到的人,没想到,今天就见面了。

“有意思了……”

赤如火无比期待,此人若是参加比试的成员之一,那恐怕,会很有意思。

“这位是秦尘秦公子,我北冥帝国皇室的贵客。”

冥雍皇帝仔细介绍道。

秦尘也是懒得理会冥雍这家伙心底那些小算盘,直接落座。

叶子卿和云霜儿二人,此刻自是站在一边,各自左右站定,一言不发。

“好了,现在比试,可以开始了!”

冥雍皇帝招手,四道身影,此刻一一走出。

那四人,仔细看去,皆是十六七岁的模样,可是浑身气息,皆是在灵台境境界。

以如此年纪,到达如此境界,不得不说,乃是一代天之骄子了。

冥雍皇帝开口道:“几位远道而来乃是客,此次交流比试,也已经是悉数定好了,分为四次比试,丹术、阵术、器术以及最终的剑术比试。”

“这四位,便是我北冥帝国此次参赛出现的四位后辈了!”

看着前方,冥雍皇帝淡淡笑道:“各位,既然如此,比试,现在开始吧!”

“且慢!”

那赤月帝国的言王,此刻一步走出,拱手笑道:“此次既然是咱们五大帝国的最优秀的少年天才比试,那怎么能没有一点彩头呢?不然,我们五大帝国,岂不被人耻笑?”

“对对对!”玄阳帝国的玄师,一身长衫,也是附和道:“我看不如,各自在每一次比试,我们各自拿出一件宝贝,来作为彩头如何?”

“这个办法好!”

“我也赞同。”

那镜月帝国的荆成,以及天狼帝国的天狼将军,也是一一点头。

“好!”

冥雍皇帝明白,自己不能露出一丝胆怯,他北冥帝国天之骄子,未尝不如四大帝国的天之骄子。

此话一出,四人微微一笑。

“我赤月帝国第一关比试,拿出二品灵器—斩垣剑。”

“此剑乃是我赤月皇室老祖,曾经所使用的神兵,传承数十代,一脉相承,我想各位皆是听过名讳吧?”

斩垣剑!

冥雍皇帝脸色不善。

这些家伙,此次真的是打算狠狠宰一顿北冥帝国了。

二品灵器,北冥帝国当然不是拿不出来,但是斩垣剑,可是名副其实的灵器,此剑虽是二品灵器,可威名远播,价值不凡。

“言王如此大方,我玄阳帝国,也不能小气了!”

玄师此刻走出,手掌一挥,道:“这是擎天玉石,能够温润武者身体经脉,凝聚气海,在现在的九幽大陆之上,可是稀少。”

接下来,那镜月帝国的镜心道人,天狼帝国的天狼将军,皆是拿出重宝。

看到这一幕,端坐在秦尘身侧的冥羽,也是脸色不好看。

四大帝国拿出的东西越是价值不菲,便越是证明,他们四大帝国,此次胸有成竹。

北冥帝国,天才虽不少,可是若论顶尖,恐怕真的比不过四大帝国。

冥雍皇帝此刻脸色平静,手掌一挥,道:“此乃凤玉丹,乃是我北冥皇室传承下来的灵丹之一,具体功效,不必我多说了吧?”

凤玉丹!

传闻乃是四阶灵兽紫鸾凤的精血,配合着天治玉石炼制而成,对于灵台境武者,具有极大的巩固灵台功效。

冥雍皇帝这是认真了啊!

“五件东西,最终胜出的少年所得。”

最终,五国达成一致,比试开始。

第一关比试,乃是剑术。

徐徐,五大帝国,五位少年,各自上场。

比试很简单。

两两对战,胜者继续与胜者交手,败者则落败。

五人比试,并不算快。

秦尘此刻,端坐在席位上,品尝着美味佳肴,眯着双眼,似乎根本没有看比试。

此刻冥雍皇帝,也是心不在焉。

他此次将秦尘请来,名义上是请秦尘观看,可是实际上,是希望秦尘出手。

以他了解到的讯息,秦尘的丹术高超,而且实力不俗。

至少,秦尘出战,能保证北冥帝国丹术比试和剑术比试,不会落于下风。

可是他更知道,秦尘心高气傲,而且,此等比试,只怕秦尘,根本不入法眼。

秦尘愿意保北冥帝国不亡,已经是北冥帝国最大的福分了。

砰……

比试台之上,一道身影,此刻轰然落地。

正是代表北冥帝国的一位少年剑客,此刻败了。

看到这一幕,冥羽脸色一白。

这么快就败了!

四大帝国带来的人,那么厉害吗?

第一关剑术比试,还在继续,最终,那玄阳帝国的卓永生,取得第一,赢得五件奖励。

第一关比试,结束的很快。

接下来,便是开始丹术、器术以及阵术的同时比拼。

五大帝国,各自上人。

秦尘依旧是端坐在自己位置上,安静的虚眯着双眼。

似乎今日,他真的只是一个看客。

冥羽是越看越着急,此刻想要插嘴,可是却一句话也不敢说。

他见识过秦尘的强势一面,此人做事,看的是心情,对他们父子二人态度友善,是因为他们祖上的情分。

虽不知道,年仅十六岁的秦尘,到底和他们祖上有什么神秘牵连,可是此子,惹不得,只能好好招待。

逐渐的,日过午时,比试,逐渐接近尾声。

看到结果,冥雍皇帝,脸色终于是发生变化,无法淡定了。

Related posts